畸情之一一专睡小男人的女人

作者: 泥巴一一龙凤楼主 | 来源:发表于2018-12-07 03:25 被阅读6次
畸情之一一专睡小男人的女人

是世界太精彩?是世界太奇怪?

百无聊赖之际,随便翻翻网文,全是畸恋,畸情,畸爱……荒涎不经,荒涎胡扯&。不就是为了作广告嘛,何故如此?

像我这种老家伙看看,好似桃子里咬着肉虫,或是吃到变质的瓜子,吐了就算了,最多埋怨几句,或是闭眼干笑&。

这些作者,拥有不错的文彩,干些无聊的事&。

可是,要是小年青看了,会害年轻人哪!这样,那些借这种文章作假广告的,就更可恨了&。老年人,年轻人都害!

网文这样,现实中也是这样&。中毒了,中毒了,全是毒物!

眯着眼睛,随便瞄一眼&。身边,竟然也有畸情畸恋&。

都是这乌七八糟的网文&!或是,毒会传播,漫延……

这世道,似乎,什么怪物都有!有几个老婆的,有几个老倌的,有看似无老婆老公,却天天床上有人的……有许多情人的人,就比比皆是了

“我要睡遍这条街上的男人!小男人,一个不放过!”一个女人狂笑着,当众大声说&。

好嚣张!好张狂!好变态!好畸形!

确实,这个女人,不是说着玩,不是开玩笑,她真真实实,是这样做的&。能这样做的女人,自然了,不是姿色出众,就是口袋里有钱&。当然,二者必居其一&。

其实,细究下来,这类人,尤其是女人,她们的心里,多是变态&。她们,已经不是一般人了,不是畸人,就是异类&。

在我的生活圈,常?吹秸饫嗟娜&。

朱丽君,长得不像猪&。恰恰相反,她有似邓丽君般娇好的面容&。

五十多岁,少女的身材;既苗条,又妙曼&。皮肤白得透明,头发又黑又长,还全飘扬在半裸的背上&。

一张爪子脸,远看妩媚动人&。走近一看,多情的眼角,荡漾着些些波纹&。红艳艳的嘴唇里,吐出的话语,总是情意绵绵,嗲声甜甜&。

这自然是一个妖娆的女人,是一个对臭男人有吸引力的女人&。

瞧,朱丽君来了&。红色高跟鞋,把文化路大街的石板,踏得哒哒响&。离我五十米,都能听到她的脚步声&。

一个男人,不!准确地说,是一个男孩&。高高的个子,瘦瘦的全呈着骨架的式样,瘦长的手,从后面环着朱丽君,向我的麻将馆走来&。

瘦,不是问题&。据说,瘦瘦的男人,犁田很“猴(厉害)”&。何况是少男,办起那事,将是翻江倒海&。

这,看看朱丽君脸上的表情就清楚了&。她欢悦着,媚丽着,爽动着&。好似,与青春搂着,身体,也不由地青春了,青春地想轻盈起来&。只是,这轻盈,让我看着怪怪的&。

短裙太短了,腿肚下垂了,脸上的一切表情,似乎怪怪的,假假的&。

不过,一个五十奔六十的老女人,竟然能显这吸眼珠的风韵,全得益于小伙的青春输送&。

方战中,考验着这对爱人的真情&。俗话说:“情场得意,赌场失意&!闭,还说准了&。

朱丽君与小男人,各坐一桌&。不论东西方位,还是南北坐向&。皆是输,输的左一张“老人头”,右一张“老人头”&。

瘦男孩,总是讪讪地伸出长手来拿钱;朱丽君,总是翻着红丹丹的钱包在抽钱&。渐渐地,先前的笑脸,竟然从妩媚的脸上荡尽&。

运气总在开玩笑,瘦男孩更瘦了,瘦手更长了&。而朱丽君,脸上尽是媪怒&。这一怒,她成了生气的妈妈&。

也许,只好到夜里,在激战中,她又青春了……

我的茶馆里,畸情多的是&。只是,我突然翻胃,不能讲了&。那怕下一个女人,她换男孩,比她生的儿子还多,还小……

吊胃口的,别当真,全是胡说&。

畸情之一一专睡小男人的女人

本文标题:畸情之一一专睡小男人的女人

本文链接:/subject/laodxqtx.html